中国教育报:读大学,究竟读什么(三)-凯发真人
 |  | 
欢迎访问甘肃农业大学新闻网!
凯发真人-凯发k8官网>>时政要闻>>正文 时政要闻

中国教育报:读大学,究竟读什么(三)-凯发真人

发布时间:2007年09月21日 00:00 | 点击:[] | 来源:中国教育报 | 作者:佚名
 

我希望我的儿子,在大学里不仅要学知识、学专业,更要有独立的思维能力,要学习解决问题的方法,要学会做人。

  是“天之骄子”还是“啃老族”

  肖红慧

上世纪80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,大学还是萦绕着“象牙塔”光环的神圣的学术殿堂,大学生也被人们称之为“天之骄子”,尽享精英教育的荣光。去年我家儿子也挤上了高考的独木桥,成为一名大学生,可我这个做母亲的心并没有由此完全松下来。我明白,4年过后,我的孩子将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所有大学生一样,面临着“考研难、就业难、创业更难”的现实压力。孩子心里也很清楚,在“大学生遍地都是”的今天,在市场经济环境下,没有什么“保险箱”。当年的“天之骄子”已经成为社会的弱势群体之一,两代大学生的现实际遇和内心感受天壤之别,落差之大,让人不胜嘘唏,叹喟连连。

为什么要读大学?读大学,究竟读什么?毕业后能做什么?这些平凡的人生话题,在现实压力的催化作用下,被日益放大和凸显,困扰着莘莘学子和家长的心。

当前,中国的人才观念正在与国际接轨,一个人的社会价值不以其学历高低为标准,不以其专业的冷热为标准,而以其实际能力和实际贡献来衡量,正所谓“英雄不问出处”。褪去曾经的金字招牌的光泽,回归到“其实,我只是一个大学生”的平凡而踏实的心理,在维护自己最起码的尊严同时,以大学生健全的人格、出色的专业能力和顽强进取的精神,不懈追求,最终成为走在时代前头的弄潮儿,这才是当今大学生的发展方向。无疑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大学是在校园学习的最后一站,此时学子的双脚已经站在即将面对现实社会的门坎上了。因此,我希望我的儿子,在大学里不仅要学知识、学专业,更要有独立的思维能力,要学习解决问题的方法,要学会做人。

与办公室新来的大学生交谈,听到他们不约而同地为自己在校期间曾经迷失自我而感叹,有的后悔自己盲目跟风、违背爱好和兴趣去选择所谓的热门专业,有的反思自己在选择第一份工作时过于功利,舍弃特长追求眼前名利,因小失大。但人生的路可不是一个“悔”字能了断的,所以我要求儿子,首先要学会独立思考、独立分析、独立判断,如书中所言“我思故我在”。

以中国目前的教育模式,中学阶段大多是“填鸭式”和“灌输式”的教育,目的在于让学生“学会”,即学会和掌握文化基础知识。大学阶段重在自主学习,是研究性学习和创造性学习的开始,目的在于“会学”。大学生培养自己独立思考、深入分析的能力,不外乎从这两方面入手,一是博览群书,吸收智者的思想和文化精华,融会贯通;二是把自己的思想融入现实社会,在生活的土壤中生根发芽。我认为,大学生一旦实现了从“学会”到“会学”的转变,养成了独立思考和分析、独立判断、自主创新的思维能力,学业问题也好,人生观问题也好,都可以迎刃而解,就可以把自己区别于非大学生,也是为自己走出社会找到了立世之本。

羊城晚报的首席记者樊克宁在与笔者谈及“读大学,究竟读什么”的问题时,不假思索地说:“读大学,就是要学会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,这种方法让我终身受益。”是的,大学生在校学习的不应只是结论,更应是方法。方法是有弹性的,它可以在生活的任何场合应用。大学生一走出校门,不管是做学问、经营,还是走仕途,都要面对瞬息万变的社会:不断更新的专业知识、不断更新的价值观念、不断变化的生存环境。那么,什么才是对付变化莫测的万千世界的金钥匙呢?笛卡尔有一句名言:“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学问是方法的学问。”而掌握了良好的学习方法和解决问题的方式的大学生,就能做到一专多能、一通百通,就不会沦落为学无所长、学无所用的“啃老族”。

在写这篇文章时,先惊闻广州一起“男大学生生意失败,跳楼砸死学妹”的事件,又在网上看到大学生们热传与共鸣的文章“给所有大学中徘徊的人”。暑假与儿子交谈,他也多次说,大学生中很多人没有自己的人生目标,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成为怎样的人、到底要干怎样的事业。对此,作为家长,我心中不禁深深担忧:“现在的大学生怎么了?”

真正要解决目前大学生“心头的痛”,除了高校和社会要给大学生更多的认可、支持和机会以外,更主要的是,要靠大学生本身实现和完成对自身的健全人格的塑造,正所谓“解铃还需系铃人”。做人决定成败,做事先做人,当今社会多元化发展,诱惑多多,很精彩也很无奈,“如何把握好心舵,驶好通向社会和人生的这条船”的确是摆在学子面前的重要问题。我儿子的爷爷多年来从事教育工作,他教导自己的孙儿做人要克服以下6方面的问题:竞争观念的强化与社会热情的淡化、信息视野的扩大与鉴别能力的不足、成就意识的增强与艰苦奋斗精神的缺乏、自主意识的浓厚与自立能力的薄弱、社会交往的广泛性与人际关系的庸俗化倾向、道德标准高(对人严)与道德水平低(对己宽),从而做一个既有健全人格又有专长的、对社会有贡献的人。不知这一家训,对当下的广大学子是否也有启迪作用。(作者系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副主任、主任编辑)

 

上一条:中国教育报:读大学,究竟读什么(四)

下一条:

【】

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:
网站地图